文章阅读 经典语句 经典文章 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 人生哲理 心情日记 散文精选 搞笑文章 短信大全 情书大全 励志文章
  • 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文章 >
  • 为爱放弃


    时间:2011-04-15 00:00来源:www.wuxn.cn 点击: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  :美凤40岁农民采访人:记者李岚
      被逼逃走
      俗话说: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20年前,我刚满20岁,为了给换亲,父母为我做主答应了邻村一户人家的提亲,条件是对方把本家的一个姑娘嫁到我们家,给我哥哥当媳妇。
      前,我对他一点也不了解,虽然接触过三次,但每次都说不上三句话。第一次接触我就发现我们的格格不入,他脾气暴躁,说话很冲,让人听起来很。而我属于那种很本分的,做事情勤勤恳恳,生怕惹事儿。
      和其他姑娘一样,我当时很想听到他的甜言蜜语,很想被他关心,可这只能是。每次见面,他都很少说话,常常一个人在前面走,把我甩得远远的。我曾试着让父母解除这门亲事,两位老人根本不同意,说如果我不嫁过去,哥哥就永远娶不上媳妇。
      我们家住在偏远的山区,要想见到柏油马路,至少要走上20公里的山路。村里的姑娘为了走出大门,要么外出打工,要么嫁到山外,导致村里的光棍越来越多。老人们为了延续香火,只能靠换亲。
      一天天过去,眼看我的婚期就要到了,婆家热火朝天地准备着婚礼,可我心里却翻江倒海般难受,我不知道该怎么做。看出了我的,无情地对我说:你就死心吧,和他结婚是板上钉钉的事,你活是他的人,死是他的鬼,他不好是你的命不好,凑合着过吧。
      从婚后的第三天开始,他的本性就暴露无遗,稍不如意,就摔盆打碗,我一顶嘴,就要招来皮肉之苦。别人家的媳妇受了气还能跑回娘家避难,我一想到父亲绝情的,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。
      每当夜深人静,等他呼呼大睡后,我开始以泪洗面,多少次,我从床下拿出农药瓶,想了结。可药到嘴边,又有些不甘心。闷气生多了,病也出来了,经常头晕胸闷,。一次,我去村里的医疗所打点滴,那天看病的人很多,医生忙不过来,等到给我扎上针就已经11点了。
      到了中午12点的时候,他突然怒气冲冲地闯进医疗所,一把扯下针头,拽着我就往家走。一路上还骂个不停,说我不守妇道,连饭都不做,就躲到医疗所里偷懒。我当时很委屈,说自己生病了,没力气做饭。他冲过来,抓住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撞,直到我满脸淌血,他才扬长而去。我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,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处理我的伤口的,也不知道是谁把我送回家的。我头脑里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走,一定要走!
      当天晚上,下雨了,他睡得正酣。我拎着包裹冒着雨走了,我一直往前走,没有告诉任何人,也没有回家看一眼我的父母。第一次走出封闭的山沟沟,我不知道如何辨别方向,反正就是沿着公路走。走了不知道多久,我终于体力不支晕倒了。当我醒来时,发现自己到了一户农户家。这家女主人对我很好,像一样,对我嘘寒问暖的。得知我的遭遇后,他们很是,决定让我留在他们家,等以后找到出路再走。当时我真的很感谢他们,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再生父母。
      找寻真爱
      在好心人的家里,我心里很踏实。每天早上,女主人把早饭做好后,才叫我起床。晚上总是提前烧好热水,让我洗漱。
      伤养好后,我提出下地帮他们干活,女主人同意了,说只要我愿意,可以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。在这里了半年后,一直找不到我的丈夫,终于提出了,并向我父母要回了3000元的彩礼钱。
      离婚后,我仍住在收留我的好心人家里。为了报答他们,我每天早早起床,做好早饭。白天下地干活,手脚麻利,施肥、锄草、收割,样样干得都出色。我的勤快和,很快受到村里人的好评,甚至
      有人还登门提亲。想起第一次的遭遇,我很害怕,不敢再媒妁之言,决定通过,找一个自己心仪的。
      为了让自己独立起来,我告别了那对好心的夫妇,坐火车来到洛阳的一个小镇。一开始,我在小镇的饭店里当服务员。这是个小饭店,里面只能摆下三张桌子,除了两个厨师外,只有老板和我。我每天的工作除了给客人端饭倒水外,还要洗碗碟择菜。尽管每天都很累,工资也不高,但我心里很。毕竟,自己能够靠双手养活自己了。
      到饭店吃饭的常客中,有一个叫郭军的人。郭军是个司机,是本地人,常常外出跑运输。他常常一个人来吃饭,爱喝闷酒。但喝醉了不闹事,还不忘付账。
      时间长了,我才听说郭军家以前很穷,父母给他操办婚事时,借了1万多元的外债。为了还债,婚后他四处打工,妻子在家,偷偷丢下刚满两岁的儿子,跟一名外地小贩私奔了。从此以后,郭军又当爹又当妈,独自拉扯着艰难度日。后来,他借钱去学了开车。拿到驾照后,去一家货运公司当了司机。两年过去了,家里的债还完了,可一想起妻子的,他就无法释怀,常常一个人喝闷酒。
      一天夜里10点钟,饭店打烊后,我正在洗刷餐具,郭军走了进来,问还有没有饭。我看他一脸,不忍心告诉他厨师已经下班了。我让他先坐下,去后厨看看还有什么可吃的。郭军可能是太累了,找了一个墙角的座位坐下后,趴在桌子上小睡起来。等我端着稀饭和一盘凉菜出来,他已经睡着了。
      我没有打扰他,把饭菜放下后,又去洗刷餐具。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两点,郭军才醒来。他见我坐在吧台旁打瞌睡,很是不安,问现在几点了。等我告诉他时间后,他赶紧捧着稀饭碗,大口大口地灌进了肚子里。然后对我说:“让你等这么久,真不好意思。”
      自从那天走了之后,郭军几乎每天都要到饭店来吃饭,每次来的时候,还特意和我打个招呼。一来二去,我们熟悉起来。闲的时候,经常一起聊几句。
      那年快过春节的前两天,饭店关门放假,因为我无家可回,就留在店里看门。除夕晚上,我正在店里听广播,突然有人敲门。原来是郭军。他掂着一些熟食和一瓶葡萄酒,让我陪他一起吃饭。那天晚上,我们聊了很多,婚姻、,都是不幸之人,相互间的共同也比较多。当我地说起被丈夫毒打离家出逃的情形时,郭军一把攥住了我的手,说:“美凤,以后能让我照顾你吗?”我知道他说这句话的含意,当时有点犹豫,但最终还是被他诚实的眼神打动了。
      进展很快,不久便生活在一起了。那时候,他的儿子已经5岁。郭军的父母因受第一个媳妇的影响,对我很,总担心我是想骗郭军钱财的。为了不让家产外流,两位老人逼着郭军搬进他们的老宅,而他们却搬进了郭军的新房。这一切我并不在意,总认为只要好好工作,一定会攒下钱再盖更好的新房子。
      自从有了我,郭军的干劲明显高了许多。每个月都能挣上1000多元钱的运费。这些钱他在外面从不舍得花,都交给了我。因为想盖房子,我每天也是省吃俭用,把钱都攒了起来。
      对待郭军的孩子,我疼爱有加。怕村里人说闲话,我连续打掉了三个胎儿,总想着把郭军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孩子。一开始,郭军的父母怕我对孩子不好,经常不定时地来“抽查”,看孩子在家玩得是不是,我有没有让孩子受委屈。后来,两位老人见孩子越来越离不开我了,才减少了“抽查”的次数。
      家里有了我的照料,郭军很是,出门时天天可以穿干净的衣服,回来时无论多晚都有人给他热饭端水。不到三年,我们用自己的钱,盖了一栋二层小楼,让村里的人羡慕得不得了。
      晴天霹雳
      转眼间,15年过去了,郭军的孩子长成了大小伙,已经能打工挣钱了。在孩子眼中,我就是他的亲娘。每次发工资,他都会给我买些好吃的东西带回来,还说以后娶媳妇,也要按照我的标准来找。郭军听了,在一旁直点头,说这辈子如果不是遇到了我,根本不知道家的。
      就在我们一家有滋有味地过着小日子时,灾难降临了。今年5月7日夜里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,好容易睡着后,竟做起了噩梦。梦中郭军被人追打,浑身是血,我哭醒后,就再也不敢合眼了。
      早上昏昏沉沉地起床后,见郭军要出车,我就劝他别去。郭军说只是去10公里以外的地方给一家单位送点配件,一个小时后就能回来。
      他出去后,我一个人到菜园里摘菜。刚摘了一把豆角,和郭军搭班出车的小刘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,我一看他的表情,就知道出了大事,腿一软,就瘫坐在地上。小刘一把从地上把我拽起来,急促地说:“嫂子,我哥快不行了,你赶快去看看吧。”等我跑到现场,郭军已经被人从车里抬了出来。急救人员在现场抢救了半个小时,也没能留住他。
      我拽住医生的胳膊,跪在地上求他们再尽力抢救郭军,可是医生们最终还是宣
      布人已经死亡。我趴在郭军的身上哭了很久,郭军的儿子赶到后,我们抱头痛哭。
      事后,我才了解到,郭军开车从厂里出来时,一辆逆行的大货车突然刹车失灵,朝他的车撞了过去。郭军来不及避让,被大货车当场撞死在驾驶室里。同车的小刘因在后车厢里睡觉,发生车祸时,只受了一些轻微的擦伤。
      那几天我一直在想:上天为什么要夺走他的,留下我一个人受煎熬。他的孩子和父母也不能接受这样的,常常以泪洗面。处理过他的丧事后,我想了很多很多,我要振作起来,替他撑起这个家,为养老送终。等到自己百年之后,和他安葬在一起。但一切并不像我想象中那么简单,郭军的离去,使我成了郭家多余之人,尤其是得知对方司机要赔偿损失时,我更是成了他家人攻击的对象。选择
      不久,本家堂哥替我们领回了11万元的车祸赔偿金。当他准备把钱交给我时,郭军的父母赶了过来,说儿子的遗产,他们也有份。我拿出其中的5万元钱交给两位老人,可他们并不满意,说这笔钱还应该有郭军儿子的一份。
      很快,郭军的儿子被叫了回来。刚开始,孩子说钱先交给我保管,他的听后,忙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嘀咕了几句,让孩子把钱要走,交给他们保管。我想,这笔钱是郭军用生命换来的,留着它以后花起来都会不安。既然他的父母这么看重这笔钱,我全部交出来就是了,省得他们天天惦记。
      赔偿金的事情刚平静下来,两位老人不知听谁说我要改嫁,急慌慌地找到我,说房子是他们的儿子挣钱盖的,儿子既然已经不在了,我就没资格再住这套房子。我知道,他们是怕我再嫁后,房产落到别人手中。为了让他们打消这种想法,我哭着写了一份保证书,保证以后不再嫁人。可是没过几天,两位老人又被风言风语搞得坐立不安,非让我回自己的老家去。
      自从郭军死后,他的儿子也不再回家了,他可能听别人说了什么,甚至连我的电话也不愿接了,这让我很,因为我毕竟把所有的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。
      村里干部得知我的情况后,特意把我和两位老人叫到一起进行调解。说如果想收回房子,只能收走一半,另一半是属于我的。两位老人说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我是他们的儿媳妇,当初是看在儿子的面上,才没把我赶走,如今儿子走了,他们不我待在这个家。老人说,我万一将来改嫁,他们儿子留下的房产就成了别人的。他们想把房子收回来,给孙子留着以后娶媳妇用。
      当初和郭军在一起,是因为我爱他,并不图他的钱。如今,郭军走了,他的孩子也长大成人了,我也没有任何。既然他的父母如此看重钱财和房产,我何必让他们误解自己是个贪财的呢。我觉得为了当初纯洁的爱,应该选择所有的财产。
      第二天,我收拾了行囊悄悄地离开,去南方的一个城市做保姆。这是一份管吃管住的工作,一个月还能领1000元的工资。我想,以后每年到了郭军的忌日,我会回去为他扫墓。等老了以后,我会用自己的积蓄,在郭军的家乡买一间小房子,天天到墓前陪他说话。
      记者手记
      她曾经因为婚姻的不幸,从山沟里逃出;她曾经为了真爱,十几年如一日照料着他和他的孩子;她曾经为了真爱,委曲求全,希望他的父母理解;如今她为了爱放弃眼前的一切。这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女人,她虽然很普通,却活得很有自尊。

    上一篇:幸福是一种生活态度 下一篇:当女孩爱上抽烟